当前位置: 首页 >> 无人接盘 昌河铃木求生艰难
无人接盘 昌河铃木求生艰难
2018/11/9 8:38:43

销量,昌河铃木

 

11月8日,北京商报记者从北京产权交易所网站获悉,在经过两个月的转让挂牌公示后,江西志骋汽车有限责任公司(原“昌河铃木”,以下简称“江西志骋”)的接盘者仍未浮出水面。业内人士表示,从持续业绩下滑到近期日方股东撤资,昌河铃木走到挂牌出售这一步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急需外部输血的昌河铃木能否找到合适的接盘者,从目前来看,前景并不乐观。

挂牌即将到期

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显示,11月9日,江西志骋70%股权的挂牌转让公告就将到期。按照规定,信息发布期满后,如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会按照5个工作日为一个周期延长信息披露,且不变更信息披露内容,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

针对此次股权转让的更多信息,北京商报记者分别致电致函昌河汽车和江西志骋,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对方回复。

今年9月4日,经北汽集团批复同意,昌河汽车正式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江西志骋70%的股权,转让底价为10.5亿元,价款支付方式为一次性支付。

今年6月,昌河汽车发布公告称,日本铃木将正式从昌河铃木中完全撤资,将所持有的所有昌河铃木股权转让给昌河汽车。自此,昌河铃木从一家中日合资车企,变为昌河汽车全资持有的本土汽车企业,并随后更名为“江西志骋”。由于北汽集团是昌河汽车控股方,持有昌河汽车76.684%的股权,因此,北汽也间接控股了江西志骋。

事实上,日本铃木退出成为北汽集团脱手江西志骋的一个有利时机。今年8月,距日本铃木撤资仅仅过去两个月,江西志骋就登上国内产权交易所预挂牌,北汽集团毫不掩饰急于为江西志骋找到新买家的急迫之情。

不过,作为转让标的企业,江西志骋目前的财务状况异常糟糕。根据转让公告披露的信息,2017年,江西志骋营业收入为17.94亿元,营业利润为亏损3.73亿元,净利润为亏损3.71亿元;同时,江西志骋也已陷入资不抵债状况,总资产为13.9亿元,总负债却达到17.9亿元。

进入2018年,江西志骋业绩继续萎靡,截至7月31日,江西志骋营业收入仅为3.71亿元,营业利润继续亏损1.48亿元,净利润为亏损9160.32万元,资产负债率仍高达90.8%。其中,18.75亿元的负债有5.12亿元为江西志骋所欠母公司昌河汽车及昌河旗下全资子公司江西昌河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债务。

深陷发展困境

虽然如今负债累累,但是昌河铃木曾有过一段高速发展的辉煌时期。1995年,昌河汽车与日本铃木合资成立昌河铃木。1994-1999年,昌河铃木凭借“北斗星”,连续六年国内产销并列第一。北斗星累计销量达到72万多辆,多次获得国内微型轿车满意度第一名,被誉为“神车”。

但随着消费水平不断提高,可选品牌及车型种类增多,以及轿车和SUV市场的高速发展,昌河铃木市场份额不断缩小,逐渐被市场边缘化。

2014年,虽然昌河铃木销量出现爆发,达到9.8万辆,但到了2015年,随着国内车市整体持续下行,昌河铃木累计销量仅为5.76万辆,同比暴跌41.24%。2018年1-6月,铃木北斗星累计销量仅7346辆,同比下降76.05%;7-9月,也就是日本铃木退出,昌河汽车100%控股昌河铃木后,3个月的累积销量更是下滑到只有174辆。

值得关注的是,昌河铃木销量持续下滑的背后,是国内经济型轿车市场份额的持续萎缩,而昌河铃木长期发力的重点便是经济型轿车市场。数据显示,2012年经济型轿车的市场份额为20%,到2016年,这一数字降至6.9%。

“中国市场快速变化。乘用车的转型升级以及新能源趋势,都令燃油微型车失去了市场。”全国乘用车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坦言。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看来,这么多年亏损下来,估计昌河铃木的经销商所剩无几了。“剩下的库存车北汽可以处理,北汽有好几个品牌的经销商,可以让它选择,但售后的问题还需要它自己想办法妥善解决。”钟师说。

受让前景堪忧

作为股权出让方,江西志骋的价值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规模化的整车、发动机生产能力,二是包括新能源资质在内的完备的汽车生产资质。

在产能方面,江西志骋拥有景德镇和九江两大整车生产基地以及九江发动机生产基地,具有年产20万辆的整车和15万辆发动机的生产能力。

在资质方面,2018年1月,江西志骋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项目(含现有汽车企业跨类生产纯电动乘用车)获得国家发改委审批,成为第16家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项目的企业。

此前有消息称,在江西志骋刚卷入变卖传闻时,近几年不断布局汽车版图的宝能集团就有意出手,并已经派驻工作组与江西志骋方联合办公,且正在洽谈未来入股的具体方案。不过,想要接手江西志骋,宝能集团还必须接受股权转让公告中的一系列附加条件。

根据公告,各意向受让方应组成联合受让体形式受让该项目,且各方持股比例应不低于20%且不高于30%(不含30%)。这意味着,此次江西志骋的股权转让,必须是3家投资方联合接手,并且任何一方的持股比例都不高于昌河汽车剩余的30%股权。

同时,接手江西志骋70%股权的资金代价也不菲。联合受让方不仅要支付10.5亿元的转让费用,还要承担昌河铃木18.75亿元的债务。一个可供对比的数据是,今年9月,为获得造车资质,造车新势力拜腾汽车1元收购了一汽华利100%股权时,实际对价也不过8亿元。

此外,本次股权转让完成之日(即工商变更登记完成日)起30日内,江西志骋的股东应按照持股比例对江西志骋进行增资,最终的总增资额应不少于35亿元。据了解,在昌河汽车接手日方铃木的股权后,江西志骋的注册资本就已经从3.12亿元增加至25.36亿元。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即便有接手的意向,但尚不知诸如宝能集团这样的潜在买家能否接受转让方这些苛刻的条件。另外,当前中国车市步入寒冬,无论是投资机构,还是造车新势力,要作出接盘的选择,都不得不加倍慎重。

钟师也强调,目前昌河铃木的价值主要在于它是一个拥有生产资质的“壳”,很难说以10亿元的价格去买这样一个资质合不合算。不过,汽车企业的布局需要考虑物流等配套措施,但昌河铃木的资产大多集中在江西景德镇,对于潜在投资者特别是造车新势力而言,这个地理位置会有所不足,从而可能会影响昌河铃木作为“壳”的吸引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招贤纳士 | 隐私权声明 | 网址律师
Copyright © 2001 - 2018 SINOCARS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新诺视线传播机构  京ICP备05020129号 公安备案 11011502002340